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猎赝 >
    年轻人的分手能够喝得天昏地暗哭到肝肠寸断,觉得天塌了地陷了日子没办法过下去了。成年人的分手不过是一杯红酒一句狠话,一声没有回应的叹息。

    心痛吗?心痛。

    难过吗?难过。

    可生活还得继续,日子还得照过,甚至脸上的笑容都要比以往更加阳光灿烂一些,以此来掩饰自己难以呼吸的事实

    成年人最大的体面,就是不要让人看到自己落魄无助的那一面。

    乐公馆是私家菜馆,原本知道的人就不多。更何况方想为了照顾施道谙,特意把自己的专用包厢预留出来。

    施道谙和何飘颻约定了吃饭时间以及吃饭地点,侏罗纪的人没有任何预兆的就出现在他们的包厢门口,如果说没有人通风报信,施道谙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能够走到他们这样的位置,取得让人瞩目的成就,每个人都有着极其敏锐的观察力和逻辑推理能力。沧龙推门进来的时候,甚至都没有看过何飘颻一眼。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他认识这个女人,相信这个女人,认为这个女人不会对自己造成任何威胁。

    按照沧龙自诩为「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