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猎赝 >
    “江来”

    “江来”

    施道谙爬过去抱住江来,阻止他继续用威士忌酒瓶去砸沧龙的脑袋。

    酒瓶破了倒不打紧,脑袋破了就很麻烦。毕竟,我们国家有一条法律叫做「防卫过当」

    沧龙像是死狗一样的趴在地上,脑袋上面血迹斑斑,满头满脸的都是血水。身体已经没办法动弹,只有手指头还在轻微的抽搐着。

    因为脑袋上面的血水太多,把他金色的头发都已经染红,不知道他现在伤势如何。施道谙担心再让江来这么打下去,怕是真要把沧龙给打死了

    虽然沧龙确实该死。

    但是,他不能死在江来的手上。

    江来的手是艺术家的手,不是用来杀人的手。

    “没事了没事了。”施道谙从江来的手里抢下酒瓶,说道“他已经没气了他已经没气了”

    江来这才四肢瘫软的躺倒在地毯上,胸膛剧烈起伏,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从来都没有这么失态过,也从来都没有这么疯狂过。

    他甚至都没有机会和人打架,像是今天这般抡着洋酒瓶子把人的脑袋砸开花还是人生头一遭

    他一点儿也不后悔。

    如果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