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沧元图 >
    这幅画卷的每一笔都融入了感情,融入了回忆,看着这一幅画卷,仿佛看到了过去和妻子经历的种种美好。

    这幅画自然叩问孟川本心,且对元神影响颇大,元神一直绽放着灵性光芒,只是在画完时依旧停留在元神六层。

    “画完了,我也冷静了。”

    孟川坐在大树下,挥手将画卷收起,“我觉得,我能够冷静的继续修行了。”

    和真武王不同,真武王是怀疑自身修行道路,孟川对自身修行道路并无任何怀疑。

    “让我醉一场,醉过之后,就好好修行。”孟川翻手拿出一坛火果酒,坐在大树下喝着酒。

    火果酒酒水入喉,犹如火焰在胸膛灼烧,头脑都有些发热。孟川刻意控制着肉身没有驱逐酒意,他喜欢略有些醉醺醺的感觉。

    以他的肉身,便是元初山的好酒,也难以真的让他醉。

    “七月。”孟川坐在大树下抱着酒坛喝着酒,低声自语着,“过去,我遇到挫折可以和你谈心,有开心事可以和你分享,修行有突破也可以在你面前炫耀,伤心时你也陪着我……可往后呢?往后千年岁月,我又和谁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