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全球高武 >
    追悼会现场,也是庆功宴现场。

    宗师们的意思,是陪着这些死去的同袍们一起庆功。

    所谓的庆功宴,就是无限的酒水,堆成山般的陈年老酒,没有菜肴,只有喝。

    不醉不罢休!

    武者难醉!

    到了高品境,哪有醉酒一说,再烈的酒,哪怕不运功,哪怕不去管,半能量化的内腑器官也瞬间分解融化了这些。

    酒不醉人人自醉!

    宗师们也许头脑还清醒,可每个人都醉了,醉的有人放浪形骸,嚎啕大哭。

    醉的有人高声狂歌,声如狼嚎。

    ……

    醉酒,那是发泄的途径,也是闹事的好借口。

    有些人醉了,那是在发泄。

    有些人醉了,那是想闹事。

    某位长发及腰的汉子,借着醉酒的由头,抓着方平的领口就质问道:“说,到底藏了多少好东西?”

    方平一脸平静地看着他,半晌才道:“你醉了?”

    “对!我醉了!”

    “神智都不清醒了?”

    “对,我醒了什么都不记得了,你先告诉我,你藏了多少好东西……”

    “砰!”

    方平一拳打在他的眼圈上,笑眯眯道:“既然醉了,醒了什么都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