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广文堂

    广文馆是定京的学堂。

    明齐达官贵人们常常把自己的哥儿姑娘们送进广文馆,广文馆的先生们都是名震四房的大儒或者才子。年轻的勋贵子女,都以能入广文馆为荣。

    沈妙也是在广文馆学习的。

    可惜沈信和沈夫人都是武将世家,大哥沈丘更是一遇到念书就头疼的主儿。沈妙自小养在沈老夫人身边,沈老夫人是个歌女,大字不识一个。沈妙的启蒙还是沈三夫人陈若秋教的,陈若秋出自书香世家,可当初教沈妙的尽是晦涩难懂的课本。孩子家本就玩心重,教来教去,倒教沈妙彻底厌恶了读书写字。

    陈若秋见沈妙不喜欢读书,也从不勉强,教她讲究吃穿用度,过的十足的娇小姐生活。后来到了年纪去了广文馆,沈妙怎么都跟不上先生讲课的知识,比国一的学生还不如,后来便成了垫底的了。一来二去,沈妙就更不喜欢念书,也成了定京了出了名的无知蠢笨。

    沈家的三位嫡出姑娘中,沈玥最是才名远播,琴棋书画样样都会,无一不精。沈清虽然没有沈玥那般出众,却也做的不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