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二人独处

    “怎么回事?”

    沈妙愣了愣,这样略显轻浮的举动在她看来,大约本来应该是厉声喝止的,不过不知道为何,竟老老实实的答道:“刚才逃跑的时候,被人用匕首伤了。”

    谢景行扫了她一眼,从怀中摸出一个瓷瓶丢给她:“上药。”

    沈妙接了过来,也没多说话,想着要上药。却是因为此刻整个人都坐在地上,又因为之前在冰冷的湖水里泡了许久,一点儿力气也使不上来。别说是上药了,就连坐起来都有些困难。

    谢景行见状,只得走到她身边,握住她的肩膀将她扶到船舫上的小塌上。沈妙活了两辈子,本就不是什么情窦初开的小姑娘,自然也不会因为两人独处而显得羞窘。然而她披着谢景行宽宽大大的衣裳,雪白的肩膀都**在外,冷风一吹,也不知道是冷的还是不自在,便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还未等她说点什么,兜头便罩来一方温暖的东西,直接将她脑袋都埋了进去,沈妙抖了抖头,发现罩在自己身上的正是谢景行的狐皮大裘,那狐裘暖融融的,沈妙下意识的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