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杀人偿命

    沈府西院的石桌前,沈妙正和沈丘在下棋。

    难得沈丘不用练剑的一日,知道沈妙的棋艺如今突飞猛进,沈丘早就为了赢沈妙一局摩拳擦掌了许久。然而结局却不甚如意。

    沈妙落下一颗黑子,沈丘方才还横行霸道的白子便被四周的黑子包围,怎么也出不去。沈丘愣愣的看了半晌,问沈妙:“妹妹,这不是我第一局使用的棋路么?”

    他觉得棋盘上的棋路怎么看都有几分熟悉,越看越是惊讶,沈妙正在一步步恢复他第一局走的棋路。只是沈妙用的更好,至少这一局,她用这个路数用的得心应手,杀气腾腾。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沈妙微笑:“大哥,你自己的东西,可自己想得出对策?”

    沈丘摇头:“我这法子是对敌的,本就是设了一条死路,妹妹让我找对策,我找不出来。”

    沈妙瞧着棋盘上纵横的棋路,淡淡一笑。

    前生沈丘在几年后杀了孙才南入狱,想来后面的筹谋多多少少都有沈垣的手笔。不知道一模一样的手段还回去,沈垣会不会觉得熟悉?他给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