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从良

    “滚。”

    闻言,谢景行的唇角一勾,饶有兴致的侧头看向沈妙:“许久不见,你的脾性越来越暴躁了。”

    沈妙在桌前坐下,冷道:“你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不请自来。”

    若是被人瞧见谢景行在她房中,不知道会惹来多大的麻烦,偏偏此人还老是喜欢干这种事,仿佛骨子里便带着危险一般。沈妙已经决意要远离谢景行,对方身上的秘密太多太深,如今谢景行却又自己过来,让她怎么能不动怒。

    “路过此地,顺带过来看看你。”谢景行耸了耸肩,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他今日穿着素色深衣,皎白的衣领,本是冰雪季节,却因着他出色的眉眼显得屋中都布满春意。他抚着下巴,道:“还有一事想要问你。”

    “讲。”沈妙眼下是一句话也不愿意对他多说。

    谢景行见沈妙如此态度,倒也不恼,道:“沈垣在府里,有没有信任的人?”

    闻言,沈妙有些惊讶的看了谢景行一眼。她没想到谢景行要问的人竟然是沈垣,虽然不清楚谢景行的目的,她却还是道:“没有,沈垣回京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