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救人

    “因为没有理由袖手旁观。”沈妙道。

    谢景行沉默。

    沈妙自己也晓得这个理由说不过去,在旁人眼中看来,和裴琅合作之前,她和裴琅基本上都没有什么交流的地方,就算是广文堂以学生和先生之名,平日里加起来说过的话也统共没有几句。在和一个人本身不甚相熟的时候,却将这些重要的事情交给他,并且从未有过一丝怀疑,在别人眼里,自然是很奇怪的。

    尤其是谢景行并不是一个粗心大意的人,他善于留意所有被人忽视的细节,有着让人胆怯的敏锐。

    但是很多事情,是说不明白的,她总不能将前世的事情和盘托出,且不说别人相不相信,她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

    沈妙以为谢景行还会追问下去,他却是点了点头,道:“可以。”

    沈妙一愣,随即松了口气。

    和谢景行打交道最让人舒心的一件事就是,在不是朋友之前,谢景行会想法子搞清楚对方身上的所有秘密,但成为朋友之后,他尊重且不会逼迫人去承认自己不愿意说的事情。

    当然,或许他也能通过自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