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坦白

    日头西转,沈妙正和谢景行走在回府的路上。

    大凉本来就比明齐民风更加开放自由些,夫妻二人一同上街是很常见的事情。不过因为谢景行太出名了,陇邺几乎人人都认识他,走到哪里都能被人诧异的目光包围。

    前段日子传言睿亲王妃和亲王殿下貌合神离,关系冷如坚冰。如今他们二人一同携手出游,这谣言倒是不攻自破了,若真是如传言一般二人感情生疏,怎么还会如此亲密的出游,也不知是哪家嘴碎的胡乱说话。

    沈妙自打来了陇邺之后,还是第一次这样好生出来转转。谢景行对这里倒是很熟,且走且买,她本来也不是贪新鲜的人,今日竟也如同像是被罗潭影响了一般,东西大大小小的买了一马车,他们二人在前面买,铁衣和从阳就在后面付银票。饶是这样,谢景行还是觉得沈妙有些奇怪,一路上都不时地狐疑看她。

    沈妙却觉得心情是从未有过的轻松。

    仿佛做过了那一场梦,就将她前世的不甘、怨念、愤怒和仇恨全部解开了。仇自然还是要报的,不过这一个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