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离开

    沈妙和谢景行是好了,整个睿亲王府上上下下似乎都长舒了一口气。

    因祸得福的是,不仅他们二人和好,似乎也开始在一间房里睡觉了。这简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尤其是唐叔最高兴,日日给谢景行熬虎鞭鹿鞭牛鞭汤喝,每每让沈妙瞧着也是觉得无言以对。

    谢景行开始着手调查叶家的事情,只是有些奇怪的是,叶楣姐弟俩的确是土生土长的大凉人,之前也在钦州生活,这些都是一点儿都做不得错的。沈妙也莫不清楚这是为何,到后来,便也只有想着大约是自己这重活一世,无意之中改变了许多事情。譬如傅修宜的运道,譬如楣夫人姐弟的身份。

    可是不论怎么变化,有一点却是不会变化,叶楣既是她前生的敌人,今生又入了“叶”家,他们死对头的位置却是一点儿没有变化的。

    裴琅的伤也渐渐好了起来,沈妙去看过一次,便是没有进屋,只在屋外远远的瞧了一眼,见他也能下地自己喝药,便离开了。对于裴琅,沈妙的心情是很复杂的,不过裴琅大约并不晓得前生的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