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魏昱审讯过一圈之后,从他们的嘴里得以知道,这里面的人多数都是魔宗宗门的弟子。

    只不过是属于那种混吃等死,或者遇事用来炮灰的最低等的宗门弟子。

    宗门里平日愿意养着他们,是因为需要他们在攻打大陆的时候,作为牺牲品牺牲的存在。

    魔修宗门是一个比道修宗门更为现实的存在,他们没有正道修士的礼义廉耻,没有尊师重道,也没有规章制度。

    他们有的只是弱肉强食,能者上位,所以那里残暴也混乱。而弱者也注定只能成为强者成就自己的踏脚石。

    魏昱最后在废除了这些人魔功之后,便放了他们了。

    宁帆懒洋洋的抬了抬头“你倒是善良。”对于比自己修为高出一截的魏昱,他的脸上并没有多少敬畏,反而像是习以为常。

    魏昱摇头“不想枉造杀孽罢了。”

    宁帆抽了抽唇角没说话。

    在他看来,与其废除了这些魔修功法,还不如直接杀了对方来的痛快,毕竟不是每个修士都能有那个勇气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慢慢老去迎接死亡的。

    这是一个漫长而残忍的等待过程。

    与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