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复没有理会伊玛目,目光一转看向欧阳锋,“欧阳先生,襄阳城的账我还没找你算,你倒自己主动找上门来,我该说你老实呢,还是说你蠢啊。”

    欧阳锋脸色微变,目光闪烁一会儿,淡淡道,“慕容公子,那天是她自己掉下去的,不关老夫的事。”

    想让心高气傲的欧阳锋说出这种话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这跟求饶也没什么区别了。

    其余几人均是一脸错愕的看着他,伊玛目不禁皱了皱眉,“欧阳先生,今日他已是瓮中之鳖,用不着怕他……”

    欧阳锋毫不理会他人的目光,眼睛平视前方,“一码归一码,不是老夫干的就不是老夫干的,老夫不是怕谁,只是澄清这个事实而已。”

    其余三人面皮微抽,却也找不到什么反驳的言语,这世上最没法证明的就是一个人的情绪,他说不怕,你能证明他不是在演么?

    慕容复见此不禁有点想笑,“欧阳先生,说句心里话,我还真有点不想杀你。”

    欧阳锋神色淡然的回之以微笑,“老夫一向对公子欣赏有加,同样不忍心杀害公子。”

    慕容复摇摇头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