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来说,东南酷热难当的六月,京城却是难得的好气候,算不上热,也算不上冷,颇为宜人。

    但今年的京城也好不到哪儿去,从西苑到翰林院,从六部到六科,从都察院到国子监,徐渭处处听到“今年正是见了鬼!”、“妖邪横行,天降酷暑!”之类的闲言杂语。

    回到随园,徐渭一口气喝干早就预备好的凉茶,拿过湿毛巾敷敷脸,才略微轻松一点。

    一旁的陈有年笑道:“妖邪横行,随伺君侧……怕不是指文长?”

    徐渭两眼一翻,“其实去年也差不多!”

    “倒是当年听展才提起过,往后些年份,只怕气候突变,大热大寒皆常事。”孙鑨慢悠悠的说。

    “他还懂得星象占卜,识人相面呢!”徐渭冷笑道:“妖邪随伺君侧……明显就是指他钱展才。”

    众人大笑,孙铤一边吃着钱家送上京的桃子,一边嘀咕道:“应该是对严分宜的吧?”

    “也不知道是谁折腾出来的?”陈有年试探朝北侧努努嘴,那个方向是徐阶的府邸。

    徐渭稍一迟疑只摇头不语,在如此关键的时刻,传出这等没什么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