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太看着方大山的脸色,得意洋洋的继续说着:“青天大老爷啊,老妇人是真的后悔啊,没有在这个逆子生下来的时候就溺死他,那么的不孝……”

    知府大人听到老太太念了半天,就是没有说方大山如何的不孝,知府大人听的都有些不耐烦:“闭嘴,你说具体的,他到底是如何不孝顺的?”

    老太太吓了一跳,突然开口:“他顶撞我,还指使他的女儿,欺辱老人。去告官,凭着他女儿是官夫人的徒弟,欺负我们一家,不公。”

    知府大人看着牧夜霄:“牧县令,这老妇人的话,可是属实啊?”

    牧夜霄笑了笑:“告官之事,确实是有这件事情……”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知府大人已经敲桌了:“很好,既然有这件事情的话,来人啊,把方大山带下去,先打三十大板。以后回去之后,一听要听从娘亲的话……”

    方大山眉头一皱:“大人,你就是打死草民,草民也有自己的判断,我娘的话,该听的听,不该听的,是万万不能听的。”

    知府大人居然被一个小小的草民给反驳了,这让他如何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