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剑鞘,就是赝品所能达到的极限。”

    茶世隐拭去乐语脸上已经干掉的血迹,轻声说道:

    “出于对文宗主动牺牲的尊敬,赝品便被命名为‘圣者遗物’。但正因为文宗的牺牲,后世君主也彻底放弃制造圣剑赝品。”

    “所以,你的计划是不可能成功的。唯一能挥舞圣剑辉耀的人,自始至终都只有一个——那就是未来的皇帝。”

    乐语直勾勾地注视着茶世隐,一字一顿说道:“但也没必要动用圣剑辉耀,还有其他解决办法。”

    “正因为无计可施,才不得不使用圣剑辉耀。”茶世隐说道:“从来没人愿意启动圣剑辉耀,无论是皇室,还是朝廷,又或者是未来皇帝——一个短命的,却执掌世上权力的皇帝,是所有人都畏惧的存在。”

    “真的无计可施?”

    “琴副校长你有什么高见?”

    “有!”乐语攥起茶世隐的衣领将他提起来,大步流星往前走。旁边的锦衣武士见状顿时耸动起来,然而冷漠平静的令将离没有反应,他们也只能乖乖看着。

    乐语将茶世隐推到红木长桌上,紧紧注视着他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