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里热闹了一天,直到片刻前才安静了些许。

    </p>

    董乐安刚刚有睡意,门便被人从外面推开来。

    </p>

    冷风来袭,带着股熟悉的冷杉味。

    </p>

    董乐安翻身望向门口,只能隐约看到穿着红色喜袍的男人渐逼渐近。

    </p>

    她刚坐起来,便有东西砸向了她的头顶。

    </p>

    是纸张,掉落在她的怀里,董乐安低头。

    </p>

    休书二字映入眼帘,他的字一向很大气,笔锋凌厉。

    </p>

    最末端那佛惜朝三个字上摁有他的手印。

    </p>

    董乐安的脸白了又白,捏紧休书抬眸望向佛惜朝。

    </p>

    “王爷……”她的惶然落在他的眼底,激起佛惜朝的怒气,他手指擒住她的下巴,盯着她的脸,冷声道:“别这样看本王,恶心。”

    </p>

    这女人,大礼朝的三公主。

    </p>

    佛惜朝曾亲眼见她骑着烈马,当街拖行年老的妇人。

    </p>

    手里握着长鞭,嚣张跋扈至极。

    </p>

    那年,战役打响,大礼朝失了七座城池后投降,大礼朝皇帝不知许了什么好处给父皇,两国战停,从此大礼朝归顺其兰。

    </p>

    大礼朝归顺还有一个条件,就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