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乐安不动。

    </p>

    佛惜朝起身,轻声道:“今晚有雪,也不知道你父亲熬不熬得过今晚。”

    </p>

    他当年被其兰侍卫护送到大礼,半途遭伏,一双眼睛瞎了。

    </p>

    后来才知,袭击他的人是大礼皇的人。

    </p>

    质子十年,非人待遇。

    </p>

    只有苏绾玥是那黑暗中照进来的光,而他的光,差点死在董乐安的手里。

    </p>

    他低头看着董乐安,勾唇冷笑,如今,他要她一只眼睛,不过分吧。

    </p>

    董乐安垂眸,向冬壬伸出手,“借我把刀。”

    </p>

    冬壬将随身的刀递给她,董乐安轻声道:“麻烦了。”

    </p>

    冬壬别过头。

    </p>

    董乐安手起刀落。

    </p>

    她今日不瞎,父亲就得死。

    </p>

    没有佛惜朝的命令,父亲又怎么敢起来。

    </p>

    明面上大礼是其兰的附属国,暗地里,却早已被掏空,所谓的附属国国主,过的连奴隶都不如。

    </p>

    小桃尖叫一声,捂住了眼睛。

    </p>

    佛惜朝满意了。

    </p>

    董乐安听见他的脚步声离自己远去。

    </p>

    茫然的转过头,左眼前黑红一片,她才后知后觉,她什么也看不到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