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惜朝为质的第九年,不知是谁告密,父亲知道了她与佛惜朝有来往,当下震怒。

    </p>

    她被罚跪三天三夜,囚于宫殿两月有余。

    </p>

    父亲给她指了一门亲事,要她嫁给当朝摄政王言宁。

    </p>

    她原本是不肯的。

    </p>

    可是解除禁足的那日,苏绾玥呜呜啊啊的跑进来,给她比划说佛惜朝病得很重,皇帝下令不许人管,反正一个质子,在人家其兰朝的眼里,这个儿子也跟死了没什么两样。

    </p>

    她红了眼,她去求父亲。

    </p>

    条条列列的跟他讲,作为一个明君,作为一个慈君,佛惜朝非救不可。

    </p>

    皇帝听了许久,只淡淡的提了一个要求。

    </p>

    只要她嫁给言宁。

    </p>

    知女莫若父,父亲哪里不知道她到底对佛惜朝存的是什么心思呢。

    </p>

    可现在,她的心是真的凉了。

    </p>

    佛惜朝听到董乐安的话,脚步一顿,回过头。

    </p>

    董乐安听到那脚步声停了,又大喊一遍,“请王爷修休书一封。”

    </p>

    “想通了?”佛惜朝走近,声音就在她的头顶。

    </p>

    董乐安点头。

    </p>

    佛惜朝闻到了她身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