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惜朝离开,身后传来悲切的哭声。

    </p>

    他脚步顿也未顿。

    </p>

    董乐安捂着脑袋,整个人摊在地上。

    </p>

    她抖的厉害,手冰凉刺骨。

    </p>

    夜里,刮起了大风。

    </p>

    屋内点着烛。

    </p>

    冬壬推开门进来,俯首拜道:“王爷,王妃求见。”

    </p>

    佛惜朝将黑子置于棋盘上,道:“门打开。”

    </p>

    董乐安就俯首跪在外面,她只穿了一件不夹棉的红色单衣。

    </p>

    听到开门声,她抬起头。

    </p>

    屋内暖光,穿着黑色单衣的男人坐在桌前,手执黑子,看也没看她。

    </p>

    “王爷。”她的脸被风吹的通红,身子也早就冻僵了。

    </p>

    她的声音因为哭过的缘故,有些沙哑。

    </p>

    “我自愿离开王府,离开常安城。”她声声撕心裂肺,“我发誓,此生不再踏入常安,此生不再碍王爷的眼。”

    </p>

    “只求王爷在皇上面前美言,放过我母亲,还有我哥哥。”

    </p>

    她的眼眶猩红。

    </p>

    佛惜朝落子的动作一顿,抬起头来,看向董乐安。

    </p>

    他挑眉,身子向后靠,靠在白色的羊绒榻上。

    </p>

    “王妃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