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惜朝捏着那笛子,骨节泛了青。

    </p>

    侍卫要将人向外抬,他将人踹开,“不许动她。”

    </p>

    她怎么会有这个笛子呢。

    </p>

    她怎么会有这个笛子!

    </p>

    佛惜朝颤抖着手摸向漆黑的骸骨。

    </p>

    他痛哭出声,院子里所有的人都跪下了。

    </p>

    全部低着头,没人说话。

    </p>

    佛惜朝觉得心里如同撕裂了一般的疼,脖子上青筋暴起,他伏在焦骨边上久久不能言语。

    </p>

    直到日头西斜,待天色漆黑。

    </p>

    他脱下袍子盖在董乐安的身上,起身,猩红着眼睛往蔷薇园走。

    </p>

    他步步生风,眼神绝望,他跑了起来,冲向蔷薇园,佛惜朝抬脚,踹开蔷薇园的门。

    </p>

    听到动静的碧绿瑟缩了一下,匆匆的迎了出来。

    </p>

    “王爷。”她刚唤一声,便被佛惜朝推开。

    </p>

    “苏绾玥。”他一脚踹开屋门。

    </p>

    苏绾玥似被吓了一跳,急匆匆的福身拜他。

    </p>

    “王爷,你来了。”

    </p>

    冷风里裹挟着冷杉的味道,下巴被冰冷的指尖捏住,他身上还有一股子炭的气味。

    </p>

    他眼神逼仄,冷冷的盯着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