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董乐安舍不得什么?

    </p>

    不过是帕子最末端的那个金线绣成的朝字。

    </p>

    不过因为,那是佛惜朝的东西。

    </p>

    冷刃出鞘,银与红交织,苏绾玥甚至连哭的表情都没来得及收,就当场断了气。

    </p>

    ……

    </p>

    三年后。

    </p>

    上元花灯节。

    </p>

    佛惜朝骑着白马,一身黑色的冷袍。

    </p>

    他的脸上带着面具,马蹄行过闹市。

    </p>

    佛惜朝出战牟耶国,打下七座城池。

    </p>

    今日大胜归来,他先千军进了城。

    </p>

    世人皆知,今日是佛惜朝已故王妃董乐安的生辰。

    </p>

    前面人群拥挤,再也不能骑马。

    </p>

    佛惜朝将马绳子递给冬壬,几个大步匆匆进了人群。

    </p>

    佛惜朝来到一个卖灯的摊位前。

    </p>

    从老婆婆那买了两盏灯。

    </p>

    他大步走到河边,在纸条上写了字,慢慢的将荷花灯推入水中。

    </p>

    花灯摇摇晃晃的向着远处飘去。

    </p>

    他抬起头,望着灯的方向,面具下的一双眼睛,冷芒渐熄,变得柔软。

    </p>

    他转身,便听到一声惊呼。

    </p>

    他撞上了一个正在来放灯的姑娘。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