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宁没想到,刚行至马车前,就被一行人给围住了。

    </p>

    这些人穿着一样的衣服,言宁有种不好的预感。

    </p>

    侍卫手里的利剑出鞘,在冬日中泛着冰冷的寒光。

    </p>

    随后人群向两边开出条缝隙,佛惜朝走了出来。

    </p>

    他向着董乐安伸出手,道:“乐安,过来。”

    </p>

    “言宁。”淳安却是不看他,仰头看言宁的下巴,小声问:“怎么办?”

    </p>

    言宁宽大的衣袍将人拢在怀中,连一根头发丝都护的紧紧的。

    </p>

    他扬着下巴盯着佛惜朝。

    </p>

    “朝王爷,这是什么意思?”

    </p>

    他拜也不拜,若是淳安抬头,就能看到言宁平静的眼眸下,汹涌的恨意。

    </p>

    佛惜朝反手从腰间解下鞭子,红润的薄唇轻扯,“你好大的胆子。”

    </p>

    冷鞭抽开,迎着瑟瑟的风声噼啪的响。

    </p>

    淳安不易察觉的抖了一下。

    </p>

    佛惜朝盯着紧紧的窝在言宁怀里的女人,下最后的通牒,“乐安,到我这里来。”

    </p>

    言宁似乎听到了好笑的笑话,他笑出声来。

    </p>

    他低头亲了下淳安的额头,在佛惜朝能杀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