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给的压迫感太强了。

    </p>

    佛惜朝盯着她,突然道:“你脸色不好。”

    </p>

    他手背贴了贴她的额头,拧眉,“发烧了。”

    </p>

    他当下便做了决定,直接出了马车,拿起马鞭,架着马车就跑。

    </p>

    还在颤抖中的言宁,扭头一见马车跑了,眼中现出一抹杀意。

    </p>

    ……

    </p>

    佛惜朝请了常安城最好的大夫来王府给董乐安把脉。

    </p>

    看了董乐安的脉象后,大夫的脸色很凝重。

    </p>

    他迟疑的看向佛惜朝,再三思量后说道:“王爷可否移步门外说话?”

    </p>

    佛惜朝心里咯噔一下,跟着大夫走出去。

    </p>

    大夫叹了口气,“姑娘这病怕是不好治。”

    </p>

    佛惜朝:“很严重?”

    </p>

    大夫点点头,“肺伤的很严重。”

    </p>

    佛惜朝:“如何治?”

    </p>

    “这……”大夫也不敢保证,半晌叹气道:“我给开个方子吧,姑娘的情况只怕会越来越严重,再过些十日,就会咳嗽,甚至是咳血,这方子也只能缓缓她的情况,她身患的疾病,是不可逆的。”

    </p>

    只怕,最好的情况也就是这样了。

    </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