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乐安神情一亮,“小桃活着?”

    </p>

    佛惜朝低低的嗯了一声。

    </p>

    董乐安急道:“那她人呢?”

    </p>

    “去年夏天与袁家公子成婚了。”

    </p>

    见她眼里有迷茫,佛惜朝解释道:“户部侍郎袁春衣的儿子。”

    </p>

    董乐安的眼神涩了涩,“她还好吗?”

    </p>

    “他夫君对她很好。”

    </p>

    “如果她知道你回来了,一定很高兴。”

    </p>

    “等明日,我就带你去见她。”

    </p>

    董乐安推开他的胳膊,成功的看到他痛的龇牙咧嘴的。

    </p>

    “王爷就好好养着吧,明日我自己去。”

    </p>

    佛惜朝眉眼温和,“你担心我啊,都是小伤。”

    </p>

    董乐安忍着骂他的冲动匆匆下了床。

    </p>

    “没人担心你,只不过你跟着我我不自在而已。”

    </p>

    董乐安匆匆出了门,佛惜朝躺回去,轻笑了一声。

    </p>

    她怎么就跟以前一样别扭呢。

    </p>

    其实佛惜朝也觉得很神奇,做质子的那段时间,董乐安明明没跟他说一句话,他也看不见什么。

    </p>

    可是他就是能感受到她的小脾气,她的所有情绪。

    </p>

    第二日,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