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克经理……”

    向阳花号接舷,洛林在卡门的陪同下迎接远道而来的贵客,脸上的笑容多少带着一点诡异。

    “非洲公司为王室奔忙,像您这样的大忙人,见一面可真不容易。”

    维洛.贝克尴尬地向洛林伸出手。

    “德雷克会长,百闻不如一见。我早听说您年轻,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年轻。”

    洛林矜持地和他握手,他又走到卡门面前。

    “泽维尔经理,您在柴思胡同的演讲震惊了整个伦敦,北美将成为这个星球最具经济活力的土地,大不列颠失去的远不是一片农场。”

    卡门用扇骨掩住脸,含笑伸出自己的手指让贝克亲吻。

    距离一指的虚吻,说明贝克对洛林和卡门的关系了然于心。

    结束了寒暄,贝克直起身:“会长先生,经理女士,德雷克正处在艰难当中,我对你们的遭遇深表同情,也相信正直终会得到应有的报偿。”

    “但您却不发一言,经理先生。”卡门当先开炮,“在我们年轻的副会长被构陷的时候,您并没有勇敢地站出来。”

    尴尬从贝克脸上一闪而过:“身不由己,哈哈,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