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张武家们很纠结。

    一方面,她们跟随织田信长扩张,吃得盆满钵满。

    另一方面,这位主君却在大张旗鼓,要断了武家特权的根本。

    她们矛盾的心境,禁不起任何挑动。

    而佐佐成政在这个敏感的时候,主动向织田信长靠拢跪舔,织田家臣们怎么可能看她顺眼。

    厽厼。佐佐成政如坐针毡,前田利家冷眼旁观。

    她与织田信长都在足轻改革。

    这次东美浓蚕食,前田利家能立功显眼,亦是斯波足轻勇猛的缘故,但她没有织田信长那么过分。

    斯波家的足轻法度偏向照顾夫孺,抚恤未亡人,免除足轻的后顾之忧。

    上升通道亦有,给予勇猛者入赘的机会,继承武家家名,成为姬武士。

    这种方式相对温和,也只有足轻中少数佼佼者,才有机会跨过两个阶级的阻隔,武家们能容忍。

    毕竟是乱世,拳头硬才是真理,为了活下去,少许变通是可以理解的。

    但织田信长却不愿意如此。

    她对于足轻的家眷与后事没兴趣,死人没有价值,不值得浪费资源。

    她要在有生之年完成天下人的野望,就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