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洋对这话充耳不闻,“周晨,你知道我的左右铭是什么吗?”他拿起自己的汤碗,“我的座右铭是,苟富贵,勿相忘,”

    “今天,我把这句话也赠给你,来,干了这碗汤,我们就是这样的兄弟。”

    周晨看看那碗汤,紫菜稀稀落落,虾米难觅影踪,油花点点。

    再看看江洋,言辞侃侃谔谔,神色相当正经,义气满满。

    那架势,好像他不是东海三中食堂里傻傻的举着汤碗的江洋,而是涿郡桃园里摆着乌牛白马的案前,郑重的举着烈酒的张飞。

    他真是相当无语,你这是要干甚?

    是想笑死我,然后好继承我的万贯家财咩。

    “等等,”刘金龙竟然飞快的端起自己的汤碗,“算我一个,干了这碗汤,我们就是苟富贵,勿相忘的好兄弟!”

    “不能少了我,”王瀚文马上加入,也深情的看着周晨,“苟富贵,勿相忘!”

    周晨还没来得及感概,一位姐妹冒出来,“苟富贵,勿相忘!”陈雯端着她的冬瓜海带汤说。

    肖嶶拍了一下桌子,也端起自己的汤碗,“苟富贵,勿……相忘!”

    周晨看着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