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八岁的少年,已经能越来越像大人一般,隐藏自己的喜好和情绪,但唯独在一件事上,很难伪装。

    这件事,还并不是对异性同学的爱慕,而是,吃。

    学校斜对面的川菜馆里,看着刚才还反讽什么“首富送粽子,礼轻情意重”的江洋,又两口吃完一个粽子,也是准备抢第三个的刘金龙习惯性的编排他,“刚才谁说这大热天的,还是中午,吃不下这么腻的东西的?”

    提前十多年,生动的呈现出此时还未提出的“真香定律”的江洋,振振有词的说,“煮都煮好了还能不吃,难不成还让它坏掉?”

    “要爱惜粮食啊小鬼,所以就勉为其难的吃吧,”说话间,就把粽叶剥得干干净净,一勺下去,利落的分成两半,真是一点都看不出勉为其难的意思。

    什么大热天,什么油腻,只要味道不错,尤其是里面还有肉,就没有他们不喜欢吃的东西。

    “提醒你一下哦,周晨点了糖醋排骨,两份,”刘金龙说。

    这话让江洋稍微停顿了一下,也只是一下而已,哼哼,吃了三个粽子,就再也吃不下糖醋排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