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没记得写过这份诏书啊!

    狐疑的又看了一遍诏书内容,李世民就更是疑惑。

    残余的迷糊感消退,重新恢复正常的李世民毫不犹豫的对李涧说:“去,到尚书省把诏书原本找出来,朕要看看!”

    撵走李涧后,李世民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这种出自皇帝直接命令的诏书,按理说得集齐皇帝的印鉴、中书省的印鉴、门下省的印鉴后,才会交给尚书省执行,如今他毫不知情,这份诏书又是如何让尚书省公布天下的?中书门下的印鉴呢?

    自己的皇权第一次受到挑衅,李世民忍不住攥紧了拳头。这件事,性质比起李孝常等人的谋反而言,都要恶劣的多。因为这已经不是钻朝堂制度空子的程度了,而是已经实实在在的威胁到了他这个皇帝!

    没多长时间,腿脚利索的李涧就把诏书原本送到了皇帝的案头。

    看到清晰可辨的三个印鉴,李世民没缘由的冒了一身冷汗。

    狐疑的看了一眼李涧,知道皇帝心里想什么的李涧立刻跪倒在地,道:“陛下,甘露殿守卫森严,如今正值盛夏,莫说是外人,就是蚊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