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幕,震动了所有在场的人!

    沈汐凝、王华朝、杨进等人,望着持剑傲然而立的段尘,神情呆滞。

    沈汐凝呆呆的望着段尘,呢喃出声。

    “原来那个练剑的人,是你……”

    段尘都在沈汐凝面前显露出了如此强悍的剑法,她怎可能还回不过神来。

    他们今日早上,察觉了山谷之外的一股庞大剑意。

    本以为是有强者路过此地,与妖兽发生了战斗。

    可是杨进却说是王华朝在外面练剑,故而导致了这般大的动静。

    但是现在看来,事情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

    今天早上在外面练剑的,分明就是段尘。

    他刚才所施展出来的剑法,和他们之前感受到的,一模一样。

    众人的目光纷纷望向了王华朝。

    王华朝羞愧万分,一张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他此刻恨不得挖条缝钻进去。

    与此同时,王华朝内心涌现出了一阵极其复杂的情绪。

    羞愧!

    愤怒!

    嫉妒!

    段尘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悍的剑法!

    这种剑法,就连他都没有资格修炼到。

    一种极度不平等的情绪,出现在王华朝的新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