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师妹此次采摘八角玄冰草,肯定甚是不易。”

    “师兄我,还从未见过此等灵草……”

    楚河山眼睛斜睨向沈汐凝的怀中,意图十分明显。

    沈汐凝和队伍的其他人,都明白楚河山话里的意思。

    此人居然想,平白拿走他们辛苦得到的八角玄冰草?

    简直就是做梦!

    沈汐凝强忍着内心的厌恶,装作没有听懂的样子。

    “师兄说笑了,八角玄冰草虽然罕见,但师兄见多识广,这又有何稀奇?”

    “楚师兄还是尽快为我们核验了任务吧,我也好回去为宗门大比做准备。”

    望着沈汐凝佯装不解自己的意思,楚河山脸色愠怒,冷哼一声。

    不给是吧?

    那就不要怪自己心狠了。

    “既然沈师妹都这么说了,那师兄也不好耽搁师妹的时间。”

    说罢,楚河山一手甩出几颗丹药,丢到沈汐凝的怀中。

    沈汐凝接过丹药仔细数了数,娥眉紧蹙。

    “楚师兄,这丹药的数量有点不对吧。”

    “我们完成了任务,采了七株八角玄冰草,怎么只有四颗地灵丹?”

    楚河山冷笑一声,负手而立,傲视众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