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汐凝眼神呆呆望着段尘的背影,一时间看痴在原地。

    楚河山以灵力快速止住鲜血。

    这样的伤势并不严重。

    他眼神忌惮的盯着段尘,脸色阴晴不定。

    这小子的实力,比他还要强横一些。

    自己若是一味与其为敌的话,恐怕讨不了好。

    楚河山能够负责任务殿堂这么久,当然也不仅仅是靠自己背后的人。

    “段尘,我乃是武门殿楚长老独子。”

    听到此话,四周的人群中迸发出了一阵哗然。

    一些不知晓楚河山背景的人,皆都震惊在原地。

    段尘眉头扬起,他当然知道楚河山突然说这话时什么意思。

    楚河山是想借着身份,让自己知难而退,不要继续出手。

    这也算变相的示弱了。

    众人都明白楚河山所表达的意思,心中都不禁有些震动。

    这么多年了,楚河山在任务殿堂内横行霸道,有哪个敢反对他?

    今日段尘居然能让楚河山吃瘪乃至退步,也算是太虚宗第一人!

    段尘虽然读懂了楚河山所表达的意思,不过其脸色一直没有和缓下来。

    他握着长剑的手不曾有一丝松懈,面容漠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