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的实力真可够厉害的,三两下就制服了司马琦!”

    “司马琦身为刑罚殿执掌弟子,具有生杀予夺的大权,实力也同样强悍。”

    “不过今日他,却败给了这个小子,让人感到难以置信啊。”

    司马琦全然不顾众人的议论,额头冒出了密集的细汗。

    “我乃是刑罚殿的执掌弟子,负责巡守宗门,你不要放肆!”

    虽说司马琦说话的内容没什么问题,不过他的声音却颇为有点……没底气。

    刑罚殿的弟子吃瘪,这可是开天辟地头一遭!

    因此当所有人见到司马琦示弱的时候,心中都生起了一种奇异的感觉。

    段尘并没有和司马琦过多纠缠,转头望向楚河山。

    “刚才我所说的三个条件,你是否照做?”

    楚河山望着擒住司马琦的段尘,艰难的滚了滚喉咙。

    这是什么人啊?

    连刑罚殿的弟子都拿他没有半点办法,自己又怎能对抗。

    “我……我马上拿出来。”

    楚河山忙不迭的拿出之前收取的灵石,还有克扣的地灵丹。

    当沈汐凝接过这些东西的时候,脸上仍有些难以置信。

    这么多年,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