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白长歌这句话之后,所有人都盯住了段尘。

    虽然虞月没有追究段尘如今进来的拍卖会,但他的财力的确是个问题。

    像这样的小子,既不是大家子弟,也不是前辈高人。

    他怎么可能拿的出八万灵石?

    这个数目,都足够让一般的家族倾家荡产了!

    这样一个穷小子能拿的出来?

    面对白长歌的问话,段尘并未出声,只是倚靠在软椅上养神。

    眼见段尘沉默不语,白长歌脸上的笑容愈发的浓烈。

    他感觉自己拿捏到了段尘的把柄,所以后者才不敢说任何的话。

    他就说嘛,这青云城还有谁敢和自己竞争?

    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财力,哪个比的上他!

    这穷小子敢在这里打肿脸充胖子,自己待会就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虞月娥眉缓缓皱起,她虽说不想介入两人的事情。

    但在拍卖场上乱喊价,乃是大忌。

    身为本场拍卖的主持之人,她必须要弄清楚。

    “这位客人,还望你能够证明一下自己的灵石,是否充足!”

    如今,段尘是拍卖场内唯一的焦点。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他,究竟是不是骗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