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古以来,人心难测。

    段尘孤身一人,出手又如此阔绰,难免会被一些心生歹念的人盯上。

    大堂内的众位客人,虽说都很震惊,但却也有一些阴翳的目光闪烁。

    随手便是极品地灵丹,他身上定然还有其他宝物!

    这是这些人心中一致的想法儿。

    管事也有些发愣,不过反应过来后,他讪笑几声。

    “那好,我们天元药坊对这种极品丹药求之不得,自然是收的。”

    说完,管事将玉盒捧在手上,回头冷冷看了眼那名鉴定师。

    “学艺不精,也敢人前卖弄,即刻滚出天元药坊!”

    那鉴定师面露苦涩,不敢造次。

    当即对着管事和段尘鞠躬道歉,而后灰溜溜的离开了天元药坊。

    那名光头男子,见状也悄然后撤,然后想偷偷溜走。

    “此后,我天元药坊,禁止与此人交易!”

    管事再次发令。

    走到街上的光头男子,听到此话后,当即面容苦楚。

    “管事,有些事,我想借一步说话。”

    段尘拱拱手道,并未因为之前的事,而有所恃傲。

    他来此是为寻灵药,不是为了找存在感。

    而恰逢此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