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霸烈的劲气,瞬间横扫了整个后堂。

    詹慕雪美目骤然剧变。

    她急忙起身。

    “齐长老,莫要动怒,段尘不是那种无礼之人。”

    所幸齐元恒还是给詹慕雪几分颜面。

    他只重重拂袖,劲气鼓荡,身旁的茶杯当即化为齑粉。

    詹慕雪当即松了口气。

    炼丹师的脾气最为古怪,若是真要动起手来,整个天元药坊恐怕都将尽毁。

    她望向段尘,不解道。

    “段公子,你方才何出此言?”

    她虽然不太了解段尘,但也知道,他不会无的放矢。

    段尘知道话说的有些突兀,但却没有因为齐长老的勃然大怒而有丝毫畏惧。

    他依然坚持道。

    “请齐长老将胸前之物取出。”

    站于齐长老身后的一名护卫,当即面露轻蔑。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使唤我们齐长老?”

    段尘面色如深山古潭,无波无澜,笃定了不取出便不再开口。

    “真是好大的口气!”

    齐元恒鹰眸紧盯段尘,眸光流转良久后才微微颔首。

    “我就给你一次机会,倘若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詹坊主,你这眼光可有点问题啊……”

    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