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尘,你好大的狗胆,敢擅闯太上长老府邸!”

    云之轩看到来人,目光当即阴沉如水。

    而竹元青深邃的眼眸中,则是闪过一丝凌厉的杀机。

    段尘当即讽刺。

    “竹长老果然是功参造化,想必是练成了什么瞬移的术法。”

    “之前还下山而去,如今却在这里喝着热茶。”

    竹元青苍老的身躯上,没有透发任何波动。

    他就宛如邻家老人般,兀自喝茶。

    仿佛,压根儿没将段尘放在眼中。

    对付这种蝼蚁,他出手怕是有辱身份。

    云之轩放下茶杯,走上前来。

    “擅闯太上长老府邸,知道会被刑罚殿定什么罪吗?”

    段尘冷笑几声,没有接话茬,而是看着竹元青质问。

    “竹长老勾结翌光盟,伤害本门弟子沈汐凝,是打算反出太虚宗了?”

    “我今天前来,势必要讨个公道!”

    他故意将那个“反”字和“公道”二字,咬得很重。

    竹元青眉头微锁,抬起眼皮看了眼段尘。

    而后,竟漫不经心说道。

    “将这二人扔到刑罚殿,抽骨剥筋。”

    “我刚好缺个蒲垫,就用他们的筋骨做。”

    翌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