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异样的眼神,段尘自然注意到了。

    他明白,得罪了云之轩、姜正阳之流,他的决赛之路,绝不平坦。

    可他心中有一往无前的信念,不是这几只土鸡瓦狗可以阻挡的。

    “嗯?怎么少一人?”

    段尘忽然发现,前方只有十四道身影。

    参加决赛的弟子,应该有十六人才对。

    此刻场内加上他,也才十五人。

    沈汐凝轻声道。

    “还有内宗第一东方剑没有来。”

    说到这个名字时,她不由得涌上一抹畏惧之色。

    话音刚落下,场外传来一阵骚动。

    很快,人群分开,一道身影朝场内走来。

    段尘目光望过去,神色间满是凝重。

    来人,正是东方剑!

    他并未有其他内宗弟子那般高大英俊的样貌,反倒是其貌不扬。

    普通到扔进人群里,都根本不会让人注意到的程度。

    他身着一袭浆洗的发白的青衫,黑发结顶,身材瘦弱。

    背上背着把用烂布包裹的剑,只露出剑柄。

    而他全身上下唯一值得注意的地方,便是那双澄亮的双眸。

    其中所散发的那股强大自信,睥睨天下!

    仿佛场内所有人在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