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尘面带淡然笑意,可说出的话却字字珠心。

    吴明远闻言,背影顿时一僵,而后扭身大笑道:

    “你以为,那么容易就会被你挑拨关系吗?”

    吴明远轻哼一声道:“那件事情我早就已经想过,并且想的极为透彻。”

    “三年前迫害我的那些人,皆是邪魔歪道。”

    “蒋会长与他们也有着恩怨,势不两立,又怎会联手坐局!”

    事关自己安危问题,吴明远又怎么可能不谨慎。

    一开始,他也认为蒋承嗣出现的过于巧合。

    只是再三调查之后,他都没有发现什么错漏,只觉得是巧合,也是幸运。

    当初,蒋承嗣只是无意中经过,碰到了那场灾难。

    吴明远继续说道:

    “当初蒋会长救了我之后,根本没有提过任何要求。”

    “是我自己感激涕零,主动加入万丹商会,报答会长的大恩大德。”

    吴明远说到这,嘴角勾起一抹讥笑,似乎想要看到段尘的慌乱。

    毕竟在他看来,段尘简直就是谎话连篇,此刻被拆穿,定然慌乱。

    但结果却让吴明远一愣。

    段尘没有丝毫慌乱,脸上甚至还带着一抹嘲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