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远在太虚宗之中。

    东方琛正与东方剑正凑在一起,肆意大笑。

    东方琛随手将手中茶杯放下,放声狂笑。

    “算算时间,现在段尘那小子已经被抓住了吧。”

    东方剑冷笑了起来,神色狰狞。

    “谁让他自己愚蠢!”

    “在这种关键时刻竟还敢离开太虚宗,简直就是在找死!”

    谁都知道段尘与东方剑之间的恩怨。

    在太虚宗之时,他们就敢动手,离开太虚宗更加肆无忌惮。

    大笑了一声,东方剑忽然又皱起眉头。

    “这小子实力不俗,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东方剑自认修为强大,太虚宗弟子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可却偏偏被段尘只掌镇压,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那天的画面深深刻在东方剑心里,让他一想到,立即怒火中烧。

    身体不受控制的紧绷起来。

    东方琛皱了皱眉头。

    “不必担忧。”

    “那段尘再强,也只不过是个年轻小辈。”

    “一群元神境第六重武者,再加上梁博此人,足以!”

    话音未落,房间大门忽然被人撞开了。

    一名仆从猛地冲了进来,神色极为慌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