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尘才刚刚学会一招断江狂流斩。

    那灰色人影立即转换招式,将段尘一剑击败。

    让他甚至都没能看清那一招具体情况。

    段尘心里微微一动,难不成那一招,是后续剑碑上的剑法?

    如此威力非凡,他更加兴奋起来。

    房间如常。

    这房间还是段尘与瑶瑶一起打扫,瑶瑶还贴心的添置了不少小物件。

    几株不知从何处采摘的野花,几片彩纸剪出的飞鸟虫鱼。

    段尘下意识露出一抹微笑,轻轻摇了摇头。

    断空峰没有他人。

    陶温景整日不见人影,段尘若是再一直修炼。

    瑶瑶一人,该是何等孤单?

    欲速则不达。

    正好,段尘刚刚学会断江狂流斩剑法,也需要熟练掌握。

    他随手收起计都游龙剑,向门外走去。

    “你在干什么!”

    “为何没有修炼!”

    刚刚走出房门,段尘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听到了陶温景的声音。

    他诧异的回头一看,陶温景正站在门外,脸色很不好看。

    段尘拱手行礼。

    “参见师父。”

    “你不必叫我师父!”

    陶温景猛地一甩手,面色阴沉。

    “我们二人只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