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能拿下广宗,力臣当记首功啊…”营帐内,一个将校擦了擦嘴角的酒渍,爽朗的笑道。

    这话刚一出口,就引来了许多将领的赞同声,一些将领更是用赞赏的目光看向严绍。

    先前正是严绍对皇甫嵩献策,趁着黎明时分黄巾困倦的时候,奇袭营寨,大获全胜。措手不及之下,仓促应战的张梁仅仅只是坚持到了中午就被击溃。

    可以说,这已经是黄巾军最后仅存的野战精锐,失去了这支力量,尽管黄巾手中还有广宗城,却根本没有足够的力量去保护,皇甫嵩只是稍微花了些功夫便攻入广宗,俘获了黄巾军的家眷还有他们囤积在城池里面的粮草等物资。

    而献出这个计策的严绍,毫无疑问的成为了这次战役中立功最多的人,也赢得了皇甫嵩等人的赞赏。

    只是这些目光除了赞赏之外,也有嫉妒。毕竟严绍才刚刚因功得到提拔,转眼又获得了更大的功劳,如果说没有人嫉妒的话,那只怕所有人都成圣人了。

    按理说,既然已经有人开口了,那么接下来坐在主位的皇甫嵩也应该顺势给于严绍一些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