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公不是已经得偿所愿,为何如此闷闷不乐…”骑在马背上,正高兴的管亥看着一旁的严绍忍不住纳闷道。

    自从严绍成为北海太守的事情确认下来后,管亥跟孙观两人便开始主动称严绍为主。这不奇怪,区区一个佐军司马可是没有这个资格的,不过若是一个太守的话,到是有资格让人称之为主。

    毕竟成了太守以后,就算是在后期那个群雄割据的时期,也可以称得上是一方诸侯了。

    不仅是管亥,就连一旁的孙观也微微有些纳罕。

    尽管讨好何进那个屠户绝非大丈夫所为,但是能从区区一个没落世家子弟,翻身成为一方太守,无论怎么看都算是难得的成功了,却不知道为何严绍要闷闷不乐。

    与此同时,看着身旁的两人,严绍却是更加郁闷起来。

    因为所谓的北海太守,压根就不是他所求的啊。

    “要是江东还好,哪怕是随便一个太守,也足够我弄些时间积蓄实力,等到群雄割据之时,便可以横扫江东,而后攻伐荆州,再讨中原,到时候无论是谁赢得了官渡之战,我都有一拼之力,可是现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