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官上任,自然是要设宴款待。

    这是一种礼数,也是种规矩跟惯例,严绍并不打算拒绝,因为这会跟人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眼下还不是讨伐董卓之后群雄并起的时期,严绍这个北海太守也称不上是一方诸侯,所以行事的时候还需低调一些。

    出席宴会的除了北海的各级官吏外,再就是地方上的一些世家。新的太守上任,这些世家肯定是要来拜见一番,就算是有几家自持身份,觉得不必讨好一个太守,起码也给混个脸熟。

    宴上严绍的年轻让众人十分惊讶,管亥的勇武,孙观的精悍也给人很深的印象。

    “太守大人真是年轻有为啊,如此年轻便已经成为一方太守,相信将来必定前途不可限量…”坐在比较重要的位置上,一个世家的家主向严绍敬了一盏酒后笑眯眯的道。

    “哪里的话…”严绍谦和一笑。“绍年纪轻薄,有许多不懂的地方,还需要诸位多多帮助才是…”

    见严绍这般谦和,那个家主跟身旁的另一人彼此对视一眼,满意的笑了笑。

    尽管严绍已经是北海郡的太守,许多地方依旧需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