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了揉太阳穴,尽管平时在军中也处理着许多军务,可是猛然间这么多的事情摆在面前,严绍还是忍不住觉得有些疲惫。

    不看不知道,看了以后才明白自己接手的是怎样一个烂摊子。自黄巾之乱后,青州便成为黄巾最活跃的地区之一,尽管这时的黄巾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些用信仰支撑起来的起义军,可是论及破坏力反而要比过去的黄巾更大。

    许多名义上是黄巾,实际上却和盗匪无异,烧杀抢掠无所不为。

    而且他们每攻破一座城邑,就会裹挟其中的百姓,使得势力不断壮大,如今青州除了东莱等郡,几乎都有黄巾出没。尤其是北海郡,更是重灾区之一,好在还没有城池被攻破的消息传出来。

    “难办啊…”叹了口气,严绍摇了摇头。

    “公子是在为黄巾的事情头疼吗…”将刚刚沏好的茶放在一边,张宁轻声道。

    尽管包括孙观在内的所有人都已经开出称呼严绍为主公,可是张宁还是习惯公子这个称呼。

    “是啊…”其实严绍并不喜欢喝茶,可惜这个时代除了酒跟茶外,几乎没有第三种饮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