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绍自然看得出来太史慈的尴尬,暗自一笑,没有多说些什么,而是伸手道。“不管怎么说,这位壮士,不打不相识,既然相见便是有缘,就由我来替我的这位家将向你赔礼道歉吧…”

    听到严绍的话,管亥大急。

    毕竟这件事两个人都有错,就算道歉也应该两个人同时道歉,哪有严绍一人道歉的。何况这个时候讲的就是主辱臣死,做主公的受到了侮辱,臣子就算是死也要替主公洗刷这份耻辱。可是如今臣子犯错,却要让做主公的去赔礼道歉,这叫管亥怎么可能接受,他宁可在跟太史慈再较量个几百回合。

    太史慈当然看得到管亥的动作,连忙摆出了戒备的姿态。

    不过严绍却是摆了摆手,示意管亥不要大动干戈,而后对太史慈开口道。“壮士,请吧…”

    说着摆出了个请的动作,仔细的看了看严绍,太史慈也不迟疑,便跟着严绍走了。

    背后管亥不服气的哼了一声,这时孙观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人也并排走向了郡守府的方向。

    起先太史慈还以为严绍只是北海的某个世家子弟,可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