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么说,这次太史慈毕竟是去辽东避祸的,随身不可能携带太多的盘缠,这也是严绍赔偿酒家时他会这么尴尬的原因——————因为他实在是没钱赔偿人家。

    在叙述了自己逃亡的原因后,更是有些紧张的看着严绍。

    虽说眼前的这个人一直对自己以礼相待,但毕竟也是官吏,而且还是这北海郡最大的官。太史慈也曾经在东莱郡做官,很清楚官官相护的道理,别看对方现在对自己礼遇有加,谁也不敢保证听了自己的话后,对方是否会将自己送交到青州刺史那里去。

    眼下州家那边正对自己咬牙切齿,把自己送上去岂不是个讨好州家的大好机会?这样的机会只怕是任何郡守都不会放过的,毕竟不是每个郡都喜欢跟州家对着干。

    他这却是想多了,严绍现在求贤若渴,何况还是太史慈这种整个三国时期也排得上号的猛将,即便是在江东除了孙策、甘宁外,也只有周泰一人可以勉强相比。

    放着这样的猛将,严绍又怎么可能放手?

    浅浅聊了几句,也算是有些熟络后,严绍从座位上起身对着太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