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静的院落里,张宁独自坐在石椅上遥遥叹息。

    自从严绍来了北海之后,便将张宁安置在了这个院落里面,并且派人服侍。

    不得不说,严绍对张宁是极好的,几乎是当成了自己的妹妹一般。只是这段时间因为要忙公务,也算是有一段时间没有来过了,跟在洛阳时比起来,难免让张宁有些失落。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嘈杂声,让张宁不由有些奇怪。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虽说张宁并不是严绍的家眷,只能算是他从曲阳救回来的一个丫头,不过在府邸里面也有几个丫鬟服侍,先前张宁坐在那里叹息的时候,便有两个丫鬟在旁边陪着。

    听到张宁的询问,其中一人连忙走出院落,不多时便走了回来。“好象是大人带了个叫太史慈的壮士回来,现在正在宴请他,听说很厉害的样子,先前还在大街上跟管大爷打了个不相上下...”

    “哦,居然有这样的人?”张宁也有了些兴趣,管亥的厉害她还是很清楚的,即便是在当年的黄巾军中能像管亥一般勇猛的也是屈指可数。如今听说居然有人能跟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