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在城墙顶端,严绍稍稍欠身,俯瞰着下方。

    数百从北海守军中挑选出来的精锐,正在管亥的带领下勤加操练。这时已经是冬季,寒风肆虐,然而那些士卒却毫不动摇,身上穿着单薄的军衣,手上的动作依旧整齐,喊杀声毫不停歇。

    “管亥这家伙,到是干的挺不错的…”看着下面动作整齐的士卒,严绍满意的点了点头。

    管亥可以说是最早追随严绍的人,但同时也是最让严绍不放心的那个。孙观虽然以勇猛著称,但并不是单纯的莽夫,相反还多少有些将才,太史慈更不用说,孙策死后曾被孙权委以重任,不仅武力惊人,就连在才干上也是高人一等。

    唯有管亥,单论武艺甚至不比太史慈逊色太多,可惜却是个十足十的莽夫,上阵杀敌或者绝无问题,可是若是想让他统兵,问题怕就有些多了。

    也是因为这个缘故,其实练兵的任务严绍本来打算是交给孙观的,只是孙观那边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所以才勉为其难的交给管亥。

    本来严绍还担心万一管亥办砸了该怎么办,没想到管亥居然弄的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